企业使命:传播健康理念、拥有品质生活、承载生命重托、护航美好人生。
企业精神: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、建设中华民族健康家园
企业口号:立体健康 幸福百年
生命源给您:清新的空气   生命源给您:优质的水源?
生命源给您:有机的食品   生命源给您:干净的血液
生命源给您:快乐的心情   生命源给您:立体的健康
 
企业宗旨:传播正能量、奉献爱心、令顾客满意、使员工自豪、让社会敬仰
企业使命:传播健康理念、拥有品质生活、承载生命重托、护航美好人生。
企业精神: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、建设中华民族健康家园
企业口号:立体健康 幸福百年
企业人才观:以德为先,平等竞争,人尽其才,创新超越,严谨负责;快乐工作,健康生活(忠诚、感恩、态度、能力)
企业经营理念:用诚信来经营、用质量来说话、用真诚来服务、用责任来传承。
企业管理理念:立志高远,脚踏实地;刻苦钻研,勤学苦思;稳定心态,不馁不弃;全力以赴,夺取胜利。
企业服务理念:始于客户需求,终于客户满意,给我一份信任,还您一生健康。
 
企业五魂:
一、家与合
《论语》讲“礼之用,和为贵”,家合万事兴,“家”应自然规律而生,存在并发,是“道”的产物,“和”应“家”的兴落发展而生,是“德”的发展必然,倡导多姿多彩的和谐统一,主张相异的元素在统一环境内和谐共处,相互融合.“和”文化的形成,为推动中华民族对社会发展规律作出杰出贡献,人类社会是一个整体,只有保持各种不同元素和力量的相对平衡,才能使万事万物各得其所,相得益彰,生机勃勃,繁荣昌盛,“和”文化的长期熏染、代代传承,孕育了中华民族的“贵和尚中、善解能容、厚德载物、和而不同”的“宽容品格”.
 
二、孝与爱
    古人云:"百行孝为先",我国现存最早的汉字文献资料殷商甲骨卜辞之中已有“孝”字。《说文解字》解释篆体孝字云:“善事父母者。从老省,从子,子承老也。”孝字写的就是老人与子女的关系。《诗经》中有这么一段话:“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,拊我蓄我,长我育我,顾我复我,出入腹我。欲报之德,昊天罔极。孝是中华文化传统提倡的行为,指儿女的行为不应该违背父母、家里的长辈以及先人的良心意愿,使他们不至于行差踏错,是一种稳定伦常关系表现,反映了中华民族极为重视孝的观念,孝是一种至高美德。
    又云:孝是爱的最好诠释,字根解字:“爫”是“爪”的变体,有“扶助”弱者的意思;“冖(mì)”的意思是“覆盖”,有雌鸟保护和亲近小鸟的意思;“友”有对“朋友”关切的意思。对弱者的扶助,对家人的保护和亲近,对朋友的关切,都属于爱的范畴。宽容、理解、关怀、爱护、奉献、此及爱也。
三、忠与义
忠是伴随封建社会而产生的伦理道德 ,其初意是指利民、利公、利国 ,属于政治伦理的范畴 ,是处理个人与集体关系的原则。孔子继承和发展了忠的涵义 ,增加了利他的内涵 ,将忠扩大到社会伦理的范畴和处理人与人关系的范围。“忠”在历史上曾经发挥过重要作用 ,在现代社会中仍具有重大价值。现代社会的弊端最主要的是缺少了利民、利公、利国、利他的公德之心 ,而忠正是纠正这些弊端的良药。 
义就是“宜”。“宜”就是“应当”、“适合”、“不偏不倚”的意思。所以义也就是“正正当当的行为”,锻炼身心,学习做人做事,将来有能力服务于社会;能专心在这几方面努力,便算守本分,表现正当的行为,再如医师行医救人,公务员为民服务,农民工人增产报国,商人讲求信用,也就是能守本分,表现正当的行为,如果能为社会公益,愿把财产捐助,为救国救民,愿把生命牺牲,有了这种“任侠果敢、负责任、肯牺牲”的行为,才是真正“义”的表现,可见义与忠不可分,所以义的另一种积极意义就是“慷慨牺牲”。社会上被称为义民、义胞、义士的人,都有这种牺牲的精神。
四、学与习
学,才知已之不足;习,方明已之进退;
“学”和“教”在古代本是一字,以后逐步分而为二。
《说文》释义,“學,覺悟也”。“觉悟”用现在的白话解释即是“明白”。明者,有光,与暗相对。白者清白干净,与黑相对、与染污相对。觉悟是一种状态,一种境界,是一个过程,是一个从有为到无为的修练过程。
“学”其实就是要找立命安身之处,建立正确的人生观,而人生观的基础是世界观,所以要从格物开始,研究事物内在的联系和规律,不要被物化而变成物欲的奴隶,通过格物建立正确的知见,由正确的知见而确立人生努力的方向和目标,最终达到至善的境界。
“学”是一种受教,一种效法,而学到的是“学问”、增长的是“学识”,也有知识和技能,学习过程中需要“讨论”“切磋”。
习,繁体为“習”,《说文》“習,数飞也。”有“习气习惯”“熟练”“经常、常常”之意、进而引申为实践、作为等。总之不断的练习、重复的做一件事(在重复做的过程或许有一定的调整和调节),通过这种重复的练习而达到一种熟练、熟习,形成一种习性习惯。
“学”是为了“觉悟”,“习”就是要将学到的“觉悟”加强反复,并在日常行为中加以实践和应用,即从“学”到“习”,是一个从“理”到“事”的过程。
“学”可以说是“闻慧”,“习”可以说是“思慧”和“修慧”。通过“学”和“习”的相互配合达到“理无碍、事无碍”,以至于“事事无碍,理事无碍”。
《论语·雍也》“子路有闻,未之能行,唯恐有(又)闻”,即是学习的一种最好注解。从“学”到“习”。所谓“知之不难,行之为艰”。
从“学”的分析,“学”的目标是止于至善的境界,“习”就是在生活中不断的断恶行善、改过迁善。
五、真善美
真、善、美的世界,是一切文艺、学问的最远理想,一切人类活动的终极指向。
真,古法与“正”同。所谓一为求“真”,即一为求“正”。
因为中、西理想中的所求是根本不同,所以中、西方文艺、知识走的道路也有异。但路径的差别并不是绝对,虽然方向分东、西,但原点是一致的。西方求“真”,他们的求知像宜兴人春、冬季剥笋壳一般,层层揭去“真实的掩盖”。从分子到原子,复从原子进深至纳米,以至更深更微小的存在;而中国的求知,乃为求一身“正”气。像骡埠的竹林,无论在宣纸上还是照片中,都是一片整体的绿。胸有成竹的,便是“正”气。无论毛笋、竹叶或是竹节,无须执迷于形色,总之是竹的精神。所以即使用墨来画,虽黑色,却更是翠竹的气象。
善,在古时的中国,“善”与“美”并无二致。如【说文】:美与善同意。善:吉也。吉:善也。是善,是美,它的一概品德,无非是善,无非是美,无非是自然。善字的用法,在古时庶几于现在的“美”,“好”,“妙”等等,可以说“善哉”,“善知识”,“善学问”。后世逐渐单用“善”字表示道德,曰“善良”。其实善即是良,良也就是善。善的前提根本,就是正(此处不是“真”),惟有正的伦理、道德,才能称作“善”。如果用《说文》“吉”的解法,“善”还包含了“吉”祥的征兆,与“善有善报”同义。
美,它的根本,在古代,是与“善”同根、同源。而正因后来“善”与“美”的分离,后因佛教传入中国,就分离出禅宗、净土等支脉来;它们同一根本,根本是一。如今善表示道德,美也表示道德(如“美德”),如果直接讲人,前者“善人”,乃品行良善、心地忠厚之人。后者“美人”。
道的诸多,其根源无非是讲根本,讲真(正)、善、美的根本。并列位真(正)人,善人,美人的根本。
——无非是真,无非是善,无非是美。